“五鼠”何以蚕食千万补偿款

   来源:    发布日期: 2012-07-03    查看次数: 4798

五只"硕鼠",利用拆迁之机骗取拆迁补偿款高达1700余万元!
  "不知不觉中,越拿心越大。拿钱的过程和事后还是很害怕的,每天晚上都会因此而惊醒,醒来后就再也无法入睡了。"
  鼓楼区委痛下决心:决不能让类似的怪事再次发生!有关征地和房屋拆迁监督管理的新政应运而生......
  2010年春节刚过,一封举报信送到了江苏省南京市纪委领导的桌上。信中反映鼓楼区某街道的村干部利用拆迁之机,虚报冒领拆迁补偿款。市纪委迅速指令鼓楼区纪委展开调查,并全程跟踪督办。
  经过几个月艰苦的调查取证,区纪委和区公安分局、区检察院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终于揭开了几名村干部诈骗巨额拆迁补偿款的黑幕。
  出击: 一纸举报信引发的震动
  举报信称:在涉及某村的拆迁项目中,被拆迁补偿的工业企业单位有些是外地的,去拆迁中心签协议和领钱的却是村干部,其中很可能存在问题。
  鼓楼区委主要领导听取汇报后,明确指示:不轻易放过任何一个线索,不管涉及谁,一查到底!区纪委随即成立调查组,开展外围初查。
  经过几天缜密的核查,几份拆迁补偿协议进入了调查组的视线,其中一笔金额达80余万元的拆迁款,其受偿单位应是高淳县一家公司,而补偿款却被打到了江宁区另一家公司的账户上。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其中必有"猫腻"!
  事不宜迟!2010年4月23日,调查组来到江宁区的这家公司。账目显示,有两笔共计89万余元款项均没有入公司的账,而是被提现取走。面对会计凭证,公司会计承认其中一笔是村里分管经济的村委会原副主任郗某领走的,并且打了收条。
  据该公司法人代表明某说,公司与郗某并没有其他经济往来,这两笔钱是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樊某和他打了招呼,说是村里的拆迁补偿款,与明某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仅是通过他们公司的账户过一下账而已。
  然而,事情却在短短的几天里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4月27日,南京"510"廉政账户显示有人打入了45万元。5月2日,身患癌症多年的该村村委会原副主任郑某,在家服药自杀。
  5月4日下午,调查组找来郗某了解情况。
  51岁的郗某是该村村委会原副主任。经过调查人员耐心的谈话教育,郗某交代了他与樊某、村委会原副主任金某等人利用职务便利,在村里搭建违章房屋出租,再以工企单位的名义与拆迁部门签订协议,从中骗取拆迁补偿款的事实。郗某承认经手了这笔89万余元的拆迁补偿款,并强调他从中只分到十几万元。
  第二天,金某接受调查时,始终强调自己与其他村干部关系不好,不可能与他们同流合污。
  但是,细心的调查人员发现,金某在谈话时眼神飘忽不定,不时还有些很不自然的小动作,可以看出他底气不足。那么,如何让金某主动交代问题呢?
  调查组决定,接触该案涉及的第三人--该村党支部原书记支某。
  支某当了多年的村党支部书记,身体一直不太好,现已退居二线。调查组推心置腹,反复做其思想工作,最终使支某打消了顾虑,主动交代了问题,其所述与郗某交代的情况基本吻合,同时也证实了调查组对金某的判断。
  在这几个人的谈话内容中,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人--樊某。
  51岁的樊某原是村里的党支部书记,现在已调任某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此时的樊某对郗某、金某、支某相继被纪委叫去谈话的情况早已十分清楚,虽然表面不动声色,但暗地里早已如坐针毡。
  终于,樊某坐不住了。5月7日,樊某到区纪委投案自首,表示拿了拆迁补偿款400余万元,愿意全部退出来。樊某的主动交代,让调查组感到震惊。按他的说法,如果他们几个人均分骗到手的补偿款,那他们的行为涉及拆迁补偿款金额就达上千万元之巨!
  当天,鼓楼区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立案调查这起案件,并对郗某、金某进一步调查。
  5月10日,一个由区纪委、区公安分局、区检察院10名精干人员组成的专案组成立,全面展开调查工作。两天后,起初毫不松口的金某也开始向办案人员交代问题。
  震惊: 五"硕鼠"合骗1700多万元巨款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案情渐渐浮出水面。
  时间回到2000年,在一次仅有樊某、支某、郑某、郗某、金某五人参加的"会议"上,有人提出村里的开支太大,村干部的福利少得可怜,而该村处在城乡结合部,不如盖些房屋出租,不仅可以拿到租金,到时候如果拆迁还可以拿到不少补偿款。这个提议得到了时任村党支部书记樊某的认同。
  于是,五人达成了共同出资、平均受益的口头协议。五人明确分工:樊某负责协调各种关系,掌握大方向;郑某负责签订土地管理租赁协议和房屋的拆迁补偿事项;金某和支某负责房屋的建造,以及房屋的维修管理、对外出租和租金收取。每个人都拿出数十万元,先后租来土地20余亩,搭建违章房屋1万余平方米。
  金某每月收取的租金由五人平均分配。他们认为,这是共同出资带来的收益,似乎也是理所应当的。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大面积的拆迁开始了。然而,事态的发展却并未如樊某他们所预料的那样顺理成章--按规定,私房拆迁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具有建设证或者土地证;二是必须有户口登记在住所里。而他们圈地搭建的房子,都不在拆迁补偿规定范围之列。
  怎么办?看着别人拿到不菲的补偿款,他们守着这么多房子却拿不到一分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决不能让这"煮熟的鸭子飞掉"!在巨额补偿款的诱惑下,他们先后在七处地块以李某、徐某和某公司的名义,与村里及拆迁实施单位签订了拆迁协议,从中骗取拆迁补偿款共计1700余万元。
  为掩人耳目,樊某等人假借他人之名签订土地租赁协议,并以村里建外来人口暂住公寓的名义搭建违章房屋,给人造成房屋与他们无关的假象。拆迁之时,他们又假借工企单位的名义,签订虚假补偿协议骗取巨额拆迁补偿款。为拿回拆迁款而又不让人察觉,他们把钱几次辗转再提现。
  为了获取私利,他们可谓费尽心思、机关算尽,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可以逃脱党纪国法的惩处,殊不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纸终究包不住火。
  "当时只想弄点拆迁补偿款,并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结果,不知不觉中,越拿心越大。拿钱的过程和事后还是很害怕的,每天晚上都会因此而惊醒,醒来后就再也无法入睡了。"樊某在接受调查时说,"到后来,才发现自己的违法行为越来越严重,等到明白时,已经晚了。现在想来,连肠子都悔青了。"
  案发后,几人已经退出非法所得款项800余万元,其余非法所得款项还在追缴之中。樊某等人在拆迁时虚构房屋系工企单位的事实,隐瞒房屋的真实情况,其行为已构成了诈骗罪。
  日前,樊某等人均已受到法律的严惩。
  反思: 拆迁新政应运而生
  拆迁补偿款关系国家财产和群众切身利益,却被一些怀有非分之想的人大肆"蚕食"。为了吃到这块"唐僧肉",他们不顾一切、铤而走险,最终人财两空。鼓楼区纪委参与调查此案的人员分析指出,此案暴露出村干部在征地拆迁中权力过大且不易监管,易引发腐败的问题。
  这些涉案人员级别不高,但他们熟悉拆迁政策,很会钻拆迁补偿方面的空子。"政治生命快要结束了,想趁此机会多捞点钱。"面对金钱的诱惑,即将退休的支某难以自控。
  一个包干给村里的拆迁项目中,仅凭樊某、郑某二人签字的收据就可领取拆迁补偿款,手续简便且无人监管,使得五人屡试不爽,采用同样方法"蚕食"补偿款千余万元。
  拆迁中,由于时间紧、任务重、工作量大,一些拆迁单位重结果、轻过程,直接把一些拆迁项目包干给村委会,使极少数村干部有机可乘、有利可图。
  一些拆迁人员在实际操作中把关不严、审查不力,没有严格按制度、依程序办事,认为只要地块按时拆完,补偿不超支,补偿款给谁都一样,导致本案中几名村干部虚构多份拆迁补偿协议却无人知晓。
  制度不完善,标准不统一,缺乏监督,形成权力"真空",村务公开不透明,也是导致拆迁资金被"蚕食"的重要原因。如果村委会集体腐败,内部管理和监督形同虚设,外人又不了解情况,出了问题也难以被人发现。本案中,五人以村里名义多处租地盖房,直至案发时,村民和拆迁单位都以为这些房子是村里的资产。如果村务公开透明,房子的所有权便一目了然,类似的问题也就不会发生。
  此外,作为监督主体的村民监督意识不强,且随着城市改造扩建步伐的加快,不少村民逐渐转变为城镇居民,村委会最终成为一个空架子,游离于村民监督之外。
  认真剖析此类案件,堵塞拆迁领域漏洞,决不能再让类似"圈地等于圈钱"的怪事发生!鼓楼区委痛下决心。
  经过深入调研和充分论证,秉承"依法、以德、公平、文明、廉洁"的原则,《南京市鼓楼区征地和房屋拆迁监督管理暂行规定》应运而生。
  辖区内国有、集体土地上实施的区财政资金、政府融资投入的征地拆迁,并需要对被拆迁人、房屋承租人补偿安置的项目和省市交办的拆迁项目、土地储备拆迁项目及区政府组织承担的商业拆迁项目,均适用该规定。
  这项"新政"健全了拆迁法规、拆迁程序、补偿标准,强化了拆迁资金监管和拆迁工程审计,让拆迁中的每个环节都公开透明,为社会舆论监督创造了便利条件,同时强化责任追究,提高制度执行力,大力推进"阳光拆迁",杜绝"野蛮拆迁"、"无序拆迁"等违纪违法现象的发生。(伟平 红军)
  链接@办案者说:
  源头防治征地拆迁中"村官"违纪行为
  随着城市改造步伐的不断加快,村干部在征地拆迁中权力越来越大,面对的诱惑也越来越多,随之出现的违纪违法行为应引起各级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南京市鼓楼区纪委查处的这起多名村干部集体利用职务便利,合伙违规租地建房,骗取巨额拆迁补偿款案就是一起典型案例。
  这些村干部因法纪观念缺失、心理严重失衡,从而利用职务便利,虚构事实骗取巨额拆迁补偿款,最终铸下大错,受到法纪的严惩。他们的行为不仅给国家造成了巨大损失,给社会带来了不良影响,也给家人留下了难以弥补的伤害。究其原因,既有主观方面的原因,也有客观方面的因素。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进一步规范村干部行使手中的权力。
  一要注重教育,确保村干部廉洁自律。一方面要加大教育力度,以通俗易懂、生动活泼的形式在农村有针对性地开展廉洁自律教育和法纪教育,着力抓好先进典型示范教育和反面典型警示教育,充分利用查处的违纪违法案件以案释纪、以案说法,教育村干部从中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做到警钟长鸣;另一方面,要引导村干部自觉参加组织活动,接受组织教育,主动学习政治理论和法纪知识,坚定理想信念,提高思想觉悟,增强党性修养,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利益观,以经受住各种诱惑和考验。
  二要规范程序,健全拆迁制度。相关拆迁部门、单位要把拆迁过程与结果置于同等重要的位置,完善各项规章制度,着力抓好拆迁程序规范和制度执行工作,由领导带头,率先垂范,加大执行力度,切实把制度落到实处。同时,要强化拆迁人员制度执行意识和依法办事能力,在具体操作中做到严格按制度、依程序办事,把好审查关,让不法分子没有任何可乘之机。
  三要强化监督,科学任用管理。要规范对村干部的管理,摒弃重任用、轻管理的错误倾向,建立科学的奖惩和考核机制,在任用上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注重实绩;要切实把村务公开落到实处,特别是财务收支情况,集体土地、集体经济项目承包和经营情况、固定资产情况和购建计划、基础建设情况和计划等重要事项要做到公开透明,便于村民百姓和社会舆论更好地监督;对村民都已由农村人口转为城镇人口、村委会只是一个空架子的城中村可根据实际情况适时撤销村级行政建制。此外,还要监督好村干部"八小时之外"的生活,引导和鼓励家属多关心、多过问党员干部的思想和生活情况,发挥"家庭示警器"作用。
  四要严厉惩处,加大打击力度。要进一步加大查案执纪和惩处力度,对于违纪违法的村干部,坚决查处,决不姑息。只有严格执纪执法,才能消除村干部违纪违法带来的不良影响,遏制违纪违法事件的发生,才能以儆效尤,让广大村干部认识到,每个党员干部都必须遵纪守法,任何人以任何形式违纪违法都逃脱不了法纪的制裁。(小敏 红军)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